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模擬技術 > 編輯觀點 > 模擬芯片的價格戰,國產廠商真打得起么

模擬芯片的價格戰,國產廠商真打得起么

作者:lijian時間:2023-12-15來源:EEPW收藏

在經歷了大概8-12個月的MCU去庫存戰役之后,國內MCU供應市場的價格已經趨于穩定,部分上市公司披露的數據也顯示庫存量明顯得到優化,這波幾乎擊穿MCU市場低價(32位MCU5毛人民幣)的市場價格戰算是告一段落。不過鑒于市場需求依然并不明朗,以及更多廠商殺入低端MCU競爭格局,未來低端32位MCU的價格將會低迷一段時間。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7menf.com/article/202312/453939.htm

這一輪的MCU價格戰,是大部分國內MCU廠商第一次直面殘酷的市場搏殺,熬過這次價格戰的國產MCU廠商也許面對未來的產品規劃更有心得。但是相比于MCU價格戰逐漸過去,模擬和電源芯片的價格戰似乎更為慘烈,并且短期內還很難看到盡頭。

跟MCU價格戰不同的一點是,模擬和電源市場的價格戰中,國內廠商并沒有明顯的成本優勢可言。在MCU競爭中,國內企業借助稍低的內核授權價格以及制造成本方面10%左右的優勢跟國際巨頭對抗,但即便如此很多MCU企業在過去半年中幾乎是虧損撐下來的,足見這場戰役的慘烈。MCU廠商們算是挺過來了,那呢?

在2020年底開啟的全球半導體缺貨浪潮中,中除了涉及汽車應用的功率器件和BMS相關芯片之外,價格的飆升幅度并不算明顯,但是當消費端需求砍單潮開始以來,模擬和電源芯片又是受到沖擊比較明顯的產品類別。2022年10月,最大的模擬和電源芯片巨頭就開始將供貨價格進行下調,到2023年4月更是直接在中國臺灣市場宣布下調20%價格,幾乎接近了中國臺灣同類模擬電源芯片的價格,2023年5月底則是在中國市場繼續下調價格,喊出“國產什么價格我們都跟”的口號。相比于如MCU這樣的數字芯片國產芯片憑借IP和成熟工藝擁有一些成本優勢,的成本優勢并不明顯,甚至在某些角度上看,因為IDM模式和300mm晶圓廠的成本優勢,國內芯片廠商反而在整體成本上略有劣勢,這種情況下的價格戰無疑是更為嚴峻的市場挑戰。

為啥要降價?

降價其實很好理解,行情差了生意不好做,為了提升銷售額只能以犧牲利潤為前提進行市場爭奪。以這家模擬芯片巨頭為例,其庫存在2022年底開始持續走高,2023年一季度存貨金額由2022年年末的27.57億美元增長至33億美元,庫存周轉天數為179天,環比增長45天。不要小看這45天庫存天數增加,計算賬期的周期循環相當于產品資金回籠從兩年內5次變成4次,對于這家模擬巨頭來說基本上相當于三分之一的銷售額損失。

表1 部分國際模擬巨頭營收和利潤率匯總(2023年三季度)

圖片.png 

財報也很直接表明了形勢的嚴峻,主要模擬半導體廠商的2023年二季度財報中,只有這家領頭羊的收入錄得兩位數的銷售額下滑,其他幾家大多依然略有增長。在細分市場領域中,汽車電子是2023年上半年眾多模擬巨頭營收最大的支柱,而相比于其他幾個競爭對手,雖然這家領頭羊的汽車電子業務貢獻占比十年間翻了一倍,但對比其他競爭對手依然占比偏低,無法抵消在其他市場業務的整體下滑。Omdia在6月18日發布的數據,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半導體產業收入為1205億美元,較去年第四季度環比下降9%,是連續第5個季度下滑,也是自2002年以來最長的一次連續性下跌。面對這樣的市場大環境,降低利潤保證市場銷售量,自然就成為領導廠商最合理的選擇。從實際的營收走勢看,三季度該公司的營收基本持平,利潤率也比較穩定,至少降價產生了比較積極的市場反饋效果,甚至從股價角度看,該公司表現同期內已經優于幾個主要競爭對手。從戰略上看,起碼短期內這種主動降價的策略取得了預料之中的效果,未來如果市場需求恢復,現在的價格水平很有可能讓這家公司獲得更多模擬市場份額。

圖片.png

圖1 該公司近4個季度的營收、利潤和利潤率走勢圖

降價的底氣

短時間內超過20%的降價幅度,這對于成熟的半導體市場來說幾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這背后代表著行業巨頭超越同行業的利潤空間,毛利率方面該公司常年保持在60%以上,甚至2022年一季度突破了70%,這意味著該公司銷售100美元只需要支出30美元的成本,2022財年該公司的凈利潤率高達43.48%,2021財年的凈利潤則為42.17%。超過40%的凈利率,這對一家半導體IDM巨頭來說已經是接近天花板的存在了。在具體細分的市場中,該公司的個人電子市場收入僅占營收20%左右,工業市場占40%左右,合并兩個市場也只占60%左右的營收,所以即使這兩個市場降價20%左右,依然能夠穩定公司的利潤率在35%以上(三季度的財報說明其凈利潤在37.5%左右,依然傲視模擬半導體市場)。

圖片.png

圖2 2022年該公司主要營收比例構成

作為一家75%以上營收來自于模擬領域的半導體廠商,如此高的利潤率只可能來自于模擬產品杰出的成本控制。借用來自主要競爭對手某家模擬巨頭CEO的評價,這家模擬領頭羊的模擬產品制造成本幾乎控制到了極致,是其他競爭對手幾乎無法企及的水平。從工藝角度,全球最早的300mm模擬晶圓廠都屬于這家領頭羊,而且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在前兩年高利潤支持下,英飛凌才在2021年投產了第三家純模擬300mm晶圓廠,僅從300mm晶圓廠投產時間上就落后了起碼5年以上。目前大部分模擬晶圓廠還處在200mm規格,從該公司公布的數據來看,與200mm產線相比,用300mm產線制造的模擬晶圓裸片成本可以降低40%,即使考慮到封裝和測試成本的不同,在封測后的成品,用300mm生產模擬芯片仍有20%以上的成本優勢。這對比的還只是自己擁有模擬晶圓廠的對手的制造成本,如果按照20%的成本優勢來計算,即使這家領頭羊卡著競爭對手的制造成本去定價,依然有10%-12%的利潤空間。模擬行業排行第二的ADI的凈利潤率是多少呢?5年內的平均凈利潤率只有22%。

更值得注意的是,國內很多模擬芯片設計企業沒有實力建立并運營自己的晶圓廠,而模擬代工廠的規模效應無法跟數字領域的臺積電相提并論。即使是臺積電的模擬制造成本暫時也達不到領頭羊的成本控制水準,而典型以模擬為主的Tower Semiconductor的制造成本差距就更大。如果考慮到Tower最近5年間的平均凈利潤率在7%左右,這意味著如果選擇用代工廠進行芯片制造,不僅基礎成本控制達不到最先進水平,還要分割部分利潤給代工廠,累積下來成本的差距幾乎會拉到超過25%以上,在這種情況下拼價格國內模擬廠商完全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圖片.png

圖3 Tower Semiconductor的幾年內市場表現

 

國內模擬廠商的選擇

對比國內市場規模,2022年國內模擬IC設計企業的銷售額約為555億人民幣,2023年則是降至552億人民幣(數據來源:魏少軍教授ICCAD年度報告),這其中很多國內廠商都是以代替國際巨頭的產品為主要市場目標的,不少國內模擬芯片團隊都是國際大廠里出來創業的,于是很多模擬芯片主打Pin To Pin兼容或者完全照著國際巨頭的芯片做產品參數定義。根據市場分銷渠道的消息,同類型的國產模擬芯片定價經常是比對國際巨頭產品的75%-80%左右定價,以求實現國產替代。

表面上看,中國市場的550億規模對比國際巨頭確實略顯單薄,但從該巨頭的財報可以看到,2022年全年,該公司出售給中國的產品銷售額占其年銷售額的49%,比2021年的55%有所下滑。2022年約占總體銷售額的25%來自中國本土客戶,和2021年大致持平。在銷售額占比下滑中,有多少是因為國際形勢下國內模擬芯片廠商依靠國產替代搶走的市場,就很值得反思了。除了國內模擬廠商之外,幾大國際模擬巨頭同樣虎視眈眈,而這家領頭羊一向以在產業發展拐點之前做決策,這次包括臺灣地區在內的中國市場大幅降價無疑并不僅僅是為了跟國內模擬廠商競爭,更重要的是先下手為強搶走其他競爭對手并不穩固的市場份額。從目前國內模擬設計企業的營收總額來看,這次降價波及的市場可能更多的是國際幾大模擬巨頭的市場,甚至有供應鏈已經表示該公司產品的價格已經明顯低于同類型競爭對手的產品價格,未來會撬動不少新的市場訂單,但是從長遠影響來看,國內模擬企業還是最受傷的群體。

那么,國內模擬廠商如何應對這樣的行業巨頭率先降價的市場競爭呢?從某種意義上,國產模擬芯片的市場價格戰從沒停止過。因為模擬芯片新公司最容易切入的就是消費電子市場,而工業和汽車市場多數需要積累廣泛的口碑才有機會去爭奪客戶,國內很多模擬企業主打的產品都是模仿國際大廠經典產品的性能指標進行設計,模擬芯片又不像MCU這類主芯片還要提供配套的開發工具和軟件,因此國內企業其實已經在消費端開始互相靠價格搶客戶,替代國產替代早就成為市場下行期國產模擬芯片的主旋律之一,甚至有傳聞某些國內模擬芯片廠商憑借更雄厚的資金實力,把低端價格拉低到1毛錢,直接讓其他競爭對手望而卻步退出這個市場。

因此,這輪全球老大的主動降價,對國內廠商來說似乎并沒有太大的影響,雖然按照魏少軍教授統計的數據,2023年本土設計企業模擬銷售額還略有下滑,但考慮到市場整體大幅下滑的趨勢,這個小幅下滑主要原因是來自于市場不景氣還是巨頭的降價還真不好評估。

表2 國內主要上市模擬半導體企業業績表現(根據企業2023上半年財報數據)

圖片.png 

不過對于頭部的本土模擬企業,似乎這波降價的影響會遠大于初創一兩年的模擬企業,因為模擬上市公司一般都經歷了多年的積累,已經開始從消費市場殺入到工業級市場,很多產品線不得不直面最主要競爭對手降價的壓力。從2023年上半年報分析,幾家主要的模擬上市企業營收幾乎同比下滑兩位數以上,利潤下滑更是觸目驚心,而按統計數據來看,這部分業務下滑來自于降價前后,因此實際影響如何,還需要看年底的企業全年財報才能更直觀感受。

似乎這場模擬價格戰對國內模擬廠商真的很艱難,畢竟比生產成本沒優勢,比產品性能也不突出,唯一能較量的只有運營成本和配套讓利了,更可怕的也許是其他幾家模擬廠商會跟進領頭羊的策略,為了爭取更多銷售機會選擇大幅降價,那樣國內模擬芯片廠商日子將會更加艱難。不過也沒必要如此悲觀,畢竟小一點的模擬設計公司可能從一入市就明白自己要依靠價格戰或者客戶關系來維持訂單,因此即使市場價格降低到自己成本線附近,依然也有準備繼續堅持下去。對于大一點的模擬公司,已經有了足夠的技術和客戶群體積累,維護好自己原有的客戶群體,充分發揮“國產替代”這個至少客戶已經接受的采購影響因素,做好差異化的產品設計和新市場的開拓,相信依然能夠熬過這次價格戰。畢竟,真正能讓價格戰結束的,不是干掉了多少家企業,而是市場需求的逐步恢復,一旦市場擁有足夠的需求,價格戰自然也就煙消云散。屆時可能市場又會因為模擬缺貨而重新提價,畢竟如果能保持40%+的凈利潤,沒有哪個管理層會主動為了擴大更大市場空間而去選擇37.5%的凈利潤,那樣股東們會掀桌子的!



關鍵詞: 模擬芯片 PMIC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无码国产福利AV私拍|AV边做边流奶水无码免费|2021国自拍产精品视频|中文中文字幕不卡人妻|亚洲肥婆艳情片